Welcome to Chilly Theme

Sea summo mazim ex,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.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.

听曹文轩讲述“疯狗浪”的故事

听曹文轩讲述“疯狗浪”的故事

原标题:听曹文轩讲述“疯狗浪”的故事

新华社武汉10月7日电 题:特写:听曹文轩讲述“疯狗浪”的故事

新华社记者 喻珮

国庆长假,武汉沐浴在凉爽秋风与丹桂飘香之中。6日,众多翘首以盼的小读者和家长们相聚在武汉长江文明馆,聆听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、著名作家曹文轩讲述新书《疯狗浪》的创作心得。

“这个故事会更加凝重一点、更具有想象力一些。读者在阅读的时候一定会有惊讶,会看到《草房子》里不曾显示的另外一种风格。”身着灰白色细纹衬衫的曹文轩向在场数百名读者缓缓道来。

“在写《疯狗浪》的时候,我整个写作的感觉都不一样。这部作品在我的个人写作史上,是非常有特点、非常重要的作品。”他说,《疯狗浪》有着不一样的叙述口吻,但是依然是在他的美学平台上完成,依然看得出是他的“孩子”。

曹文轩的新书《疯狗浪》由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发行,是一部感人至深的动物小说,讲述小狗沫沫与主人船花、大公狗黑风之间的故事,作品以动物的名义重新诠释“爱”,带给孩子们直击心灵的感动。

在新书首发分享会现场,一名老师和小学生代表,在舒缓的配乐中朗读了《疯狗浪》的最末章节——“别了,船花”。

“黑风站了起来,借着即将逝去的月光,看着它们——这是它最后看它们。它全神贯注地看着,心中注满幸福,不久又被离别时的伤感将心注满……”

仔细品读,沫沫和黑风一会走、一会跑、一会跳跃,调皮而又亲密无间,并肩久久凝望着大海……曹文轩用细腻的笔触,调动文字的千军万马,诸多雕塑般画面的刻画令读者反复回味。

在分享会之后,曹文轩接受了新华社记者专访。“写了几十年的作品,我总提醒自己不要安于现状,不要陷入一种无形的、驾轻就熟的写作模式。《疯狗浪》显然不完全像传统意义上的儿童文学。但我安心,因为我知道,它会像我以前写的那些看上去不十分典型的儿童文学作品一样,会让读到它的读者喜欢。”曹文轩说。

在曹文轩惯常的“乡村图景”中,大河、芦苇荡、村庄这些意象不断出现,勾勒出一位苏北少年生长在“油麻地”的童年轶事。其代表作《草房子》出版21年以来已印刷500次,版权输出到日本、韩国、新西兰、澳大利亚、西班牙等国,被译成多国文字在海外发行。

“从前我写了很多在油麻地发生的故事,而在以后相当长的时间里,我将‘告别’油麻地、‘走出’油麻地,去一个更加广阔的地方。”曹文轩说,他已经60多岁了,个人生活经验早就不局限于儿时的记忆,他还有很多非常有价值的、有质量的故事,希望写给孩子们。

谈及缘何命名“疯狗浪”,曹文轩说,这个故事在他的心中其实已经存在了很多年,但是他却迟迟不肯动手。一天晚上看电视,电视节目介绍“疯狗浪”是一种凶险异常的海浪,来势汹涌,就像一群疯狗一样。那一刻他感觉到,这部小说可以动手了。

新书一亮相,就受到了活动现场的小朋友们的喜爱,正在读小学三年级的高馨语说:“我家也有一只小狗叫琪琪,她非常粘人,总跟在我后面。可是书中的小狗沫沫非常有主见,能够从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狗,逐渐成长为一只坚强而独立的狗妈妈,她的故事教会了我独立和勇敢。”

“创造的自由是无边无际的。”曹文轩希望小朋友们重视阅读与写作,不仅关注第一世界,也需要通过笔触去创造第二世界,这就是作文的“使命”。

他说,创意需要建立在写实的基础上,目前中国儿童文学仍需要加强对现实的记忆。“儿童文学最重要的品质,一个是记忆力,一个是想象力。当我们说到鲁迅,说到托尔斯泰的时候,我们都是赞赏他们对当下现实的记忆特别好。”

<友情连结> 大发电玩城官网 亚洲城娱乐手机 千赢pt老虎机